Notice: Undefined index: page_wanturl in /var/www/html/column.php on line 35 Friend Rabbit 友愛兔

經濟部30年老職員 假日化身救兔隊長

2016/09/10

(特約記者 / 麥特報導)

 

在經濟部辦公室工作已超過30年的謝寶足,笑容可掬的她被稱作「寶阿姐」,任職期間已歷經超過10次部長交接,不僅熟撚各處室工作,做起事來總是快狠準,精確達成上級要求。但其實她還有另一個身份,只要每到下班或假日,她便搖身變成「救兔隊長」。 

 

 

救兔隊長 八年走來始終如一

 

時光回到10年前,謝寶足飼養了人生中第一隻兔子,但沒多久卻生病了,當時台灣獸醫院少有兔科醫生,光是皮膚病治療一年半仍未起色,因緣際會下她認識了兔寶貝急難救助小組(台灣流浪兔保護協會前身),到了特約醫院後,竟打了3劑針就痊癒了,當時民國98年適逢協會成立,緣分推進下就這樣加入協會,名片上印著「救援組長 謝寶足」。

 

 

擁有一份經濟部正職工作的謝寶足,總是「比別人早到,比別人晚離開」,上午7時許就來到政次辦公室,打點好例行業務後,往往過了5點下班時間,直到晚上7時許才離開。但她並未因此歇下,而是立刻前往位在中和立德街上流浪兔協會擔任志工,若有待救案件時,就與協會志工驅車前往,一刻也閒不下。 

 

 

被問到這樣子的生活累不累時,寶阿姐時不時撫摸正趴在腿上,一樣遭棄兔子「紫薇」,笑著說「不累,怎麼會呢」,若不講,聲音宏亮的她,朝氣活力絲毫不輸給年輕人。 

 

防止假通報真棄養 當一個聰明的救兔人

 

謝寶足指出,民眾若發現待救兔時,在沒有安全疑慮的狀況下可先行誘捕,再安置於協會中途之家;若兔子怕人,或有危險性的地點,可先設法拍下環境及兔子照片後在協會網站線上通報,這時由協會救援組評估後,再行救援。 

 

「我們要當一個聰明的救兔人」,謝寶足認為,有部分民眾會利用協會的愛心「假通報、真棄養」,這時救援組如果看到通報系統上兔子的照片有異狀,例如不符合遭棄養已久的徵象時,就會審酌是否救援。但現實狀況是,有時兔子早已被棄養,在查無證據的情況下,也是該救。  

 

兔性本色 救兔有撇步

 

謝寶足說,兔子的習性大概是在晚上8時,或清晨4時前後會出沒覓食,所以如果要救兔,會在上班前、下班後出發,甚至最遠曾跑到屏東、高雄、花蓮、南投等地救兔,但麻煩的是,若踫上怕生的棄兔不僅難抓,有時救援人員不熟識地形,若是出了意外反而成為警消救援對象,得不償失,因此協會救援組利用生物的天性,出了奇招。 

 

(圖說:誘捕工具 / 謝寶足提供)

 

有句玩笑話叫「一山容不下二虎,除非一公一母」,當救援組出勤時,都會隨車帶上2隻兔子,性別分別是1公1母,這時發現不敢接近人類的棄兔時,會預先在可能的活動範圍內設下結界,輪流將公兔、母兔放入後,救援人員便遠離現場,利用異性相吸的概念讓棄兔主動來尋歡,再趁勢縮小結界範圍,成功誘捕。 

 

(圖說:採用色誘計吸引棄兔出沒/ 謝寶足提供)

 

謝寶足笑稱,抓兔子除了可以憑藉「好色」的習性外,也可利用兔子「貪吃」、「有色無膽」的特性,放上零嘴、蔬菜,成功誘捕的機率都不低。 

 

去年8月8日強颱蘇迪勒襲台,文山區福興路末端的一處山丘因未設置擋土牆發生土石流,造成民宅一隅遭沖毀,警消獲報後立刻疏散屋內高齡75歲的老榮民,並安置在榮民之家。

 

這起事件當時在各大新聞台接力報導,眼尖的謝寶足透過電視畫面發現,當時消防人員已撤離屋內人員,在房內黃滾滾的泥流中,卻有一隻兔子未被行動不便的主人接走,這時謝寶足與救援小組們奔走聯絡,終於在警消協助下將牠脫困,而這名老榮民事後也簽下棄養切結書,事後志工們更將牠取名為「福興」,目前仍在等待認養中。 

 

至於有沒有遇過惡質的飼主,但又無力救援的案例?謝寶足苦笑說,很多通報案件是「合法但不合情」,但飼主沒有違法事證,你也拿他沒輒,更不能去偷兔子,因此只能多加勸導,但通常這類飼主的態度不會太好,例如:將兔子當成招財兔擺在店門口前風吹雨淋等等。    

 

遇到領養人 謝寶足必須先講「兔子的壞話」

 

平常沒執行救援任務時,謝寶足就會來到中和區立德街上的流浪兔保護協會中途之家擔任志工,除了協助清潔作業外,偶爾也要「面試」領養人,但為了避免初次養兔的民眾對兔子抱持著過於美好的幻想,謝寶足都會先瘋狂的「講兔子壞話」。 

 

謝寶足解釋,兔子的飼養費低於貓狗,所以較好入手,因此飼養的年齡層普遍較低,通常對於飼養知識略為不足,所以所謂的「講壞話」,顧名思義,就是將飼養的難處講清楚,避免流浪兔遭二次棄養。 

 

除了「以認養代替購買」的觀念外,例如「家中是否有足夠空間」、「胡蘿蔔只能當零食」、「牧草與水應無限量供應,而飼料應定時定量」、「盡量不要幫兔子洗澡」、「兔子怕冷又怕熱,冬天時會使用電暖爐,夏天時則開電風扇」等基本的養兔常識。 

 

100坪流浪兔中途之家 毫無惡臭味

 

 

一般民眾對於動物之家,難免有「惡臭撲鼻」、「環境髒亂」等刻板印象,但採訪這天,記者實地來到台灣流浪兔保護協會,位在中和立德街的流浪兔中途之家時,不僅環境清潔、空氣中充滿著牧草的香味外,就連兔子也住在近2坪大小的圍籬內,外頭也掛著每一隻兔子的姓名、習性及應注意事項,完全顛覆了動物之家「髒亂」的刻板印象。 

 

 

由於兔子「怕冷又怕熱」,中途之家內超過40隻電風扇,對著圍籬內的兔子們搖擺吹拂,而空調溫度也定溫在27度,就為了讓流浪兔們擁有最高品質的生活;而冬天時,協會則出動擺放在倉庫內將近20台的暖氣,隨時伺候這些兔子們,但也因這樣,光是中途之家每月的電費將近3萬元,加上租金在內月付約10萬元,愛兔可以說是「下重本」。 

 

 

另外,為了徹底維持環境清潔,協會要求志工們「每週至少大掃除2次」、「便盆每天要更換」、「吸水抗污紙一週換1次」。除此之外,所有圍籬內將近200片的腳踏墊也要逐一清洗、曬乾。每當大掃除時,志工們都會分批前來,以接力的方式做好份內工作,記者在旁實地觀察,所有的一切都井然有序而不慌亂,志工們安靜的、默默的達成任務。 

 

 

「投入協會擔任志工是一個緣份」,謝寶足說,除了兔子外,對待世上的所有生命都應抱持著善良的態度。而謝寶足迄今已經手送養、領養的流浪兔已上百隻,執行救援更不計其數,有著一頭俐落短髮、笑容和藹的寶阿姐笑說,「我不累,我還會繼續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