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page_wanturl in /var/www/html/column.php on line 35 Friend Rabbit 友愛兔

禮儀師耿貝潔 兔子是她的百憂解

2016/10/07

(特約記者 / 麥特 報導)

 

71年次、從事殯葬業的耿貝潔,可能是工作環境使然,讓她有著一股異於年輕人的冷靜,她的工作是禮儀師,也是一般人俗稱的「出境事務所」,工作的內容與婚禮顧問差不多,只不過服務的對象是往生者與家屬,在工作壓力下,愛兔「抹布」是她的百憂解。訪問這天,耿貝潔突然接到公司來電,只好匆忙結束訪談,拿起公事包直奔現場。

 

國小校門前阿伯的洞洞樂 開啟心中的兔子魂

 

從事殯葬業的人,生活中總是需要寄情於有趣的人事物,讓下班後的自己,能夠暫時抽離生離死別的氛圍中,兔子「抹布」就是耿貝潔下班後的百憂解,而她與兔子結緣的過程,必須將時光回溯到小學時期。

 

 

耿貝潔回憶,就讀國小時校門口常有一名阿伯推著販賣車,上頭有一盒又一盒的「洞洞樂」,車子裡面則擺滿了兔子、老鼠、鳥,每當下課時間,許多同學就會一窩蜂衝上前,但當時心中很想養小白兔的她,不知道為什麼怎麼抽就是抽不到兔子,於是只好花錢買了一隻大型白兔子。

 

但她笑稱,以動保意識抬頭的後見之明看來,小時候販賣車上載著一堆小動物讓小朋友抽獎的行為,的確非常不妥。

 

長大後,耿貝潔在女友的提議下決定飼養寵物,但考量外宿不便養貓、狗,因此先養了一隻叫「弟弟」的灰色兔子,過了1個月後又養了一隻叫很愛大便、名叫「屎窟」的灰白相間兔子,但不知為何,飼養弟弟一個月後突然暴斃,而屎窟則在分手後被女友帶走。

 

半年過去了,已經習慣有兔子相伴的她,決定去買了灰色系的兔子「抹布」,飼養迄今已經過了4年,愛兔成癡的她,除了將抹布的便盆放在自己床上的枕邊外,雙人床的另一半,則是抹布的床位,不容任何人隨意侵佔。更甚者,外型剛毅、暗色系穿著的耿貝潔,就連床單也是「兔子造型」,相當可愛。

 

 

談到與抹布間的相處,耿貝潔認為牠並非是一隻會撒嬌的兔子,但不知為何,心情低落時,抹布總是會不經意的陪伴在身邊,彷彿能夠洞悉主人的心境一樣,令她感到窩心。但她也坦言,自己並不會特別去宣導愛兔的觀念,也沒有滔滔不絕的愛兔經,因為能夠把握每個生活的當下,才是最重要的。

 

小時候的同學都在公園玩 但我的公園就是殯儀館

 

談到剛開始從事這一行時會不會害怕,耿貝潔回憶,民國70年的台灣殯葬業雖然專業,但並未注重標準程序(SOP)及精緻化、隱私化,依稀記得,有一次跟著家人在殯儀館工作時,看見解剖室門是敞開的,接近一看,發現一具大體躺在解剖檯上,而法醫正在將肋骨剪斷、取出內臟,化驗完畢後又將肋骨放回,而在門外窺探的耿貝潔,看到一條條的縫線一上、一下動作著。

 

「我還不知道學會害怕,就已經習慣了」,耿貝潔說,她的同學小時候都在公園嬉戲、追逐,但因為家裡從事殯葬業的關係,只要放學後就去殯儀館等家人下班,殯儀館對她來說就是公園,也因為從小見多了大體、悲歡離合的場面,在還沒有體會害怕的滋味前,就已經習慣了。

 

至於從事這一行需不需要什麼條件,耿貝潔直言「要不怕碰到、接觸到,接觸到後不會被影響」,簡單來說就是「敢做」就可以了。但她也說,除了膽識外,民俗上的禮節、技藝的傳承雖然沒有標準答案,但都需要時間去學習,更重要的則是與家屬間的「溝通」,必須要在你的專業領域讓人「考不倒、問不倒」,才是從事殯葬業的第一步。

 

但不害怕並不代表情緒不會受到家屬波動,令耿貝潔印象最深刻的家屬是一名與他差不多年紀的男子,他與他的妻子新婚不到2個月,去山上度假時因為太太突然頭痛,下山診斷後竟然發現腦癌,住院半年後就過世了,至此之後她的先生在每一次會談時都相當沈默,難以想像新婚的喜悅之情,突然因病痛而遭逢巨變的心情。

 

對於未來,她已經投入一筆可觀的經費,企圖將自家的殯葬公司轉型成精品化、企業化,甚至請來專業人士設計網頁及商標、手機App,讓非集團式的殯葬業,也能夠有另一片天,她信心滿滿地說,「這是傳統葬儀社很少在做的事情,但我相信只要努力,就一定有機會」。

 

訪問到一半,耿貝潔突然接到公司的來電,電話那頭的聲音急促,似乎是台中的某一處住宅又有民眾過世了。耿貝潔擱下訪問,急急忙忙的穿起西裝、拿起公事包,一邊講電話、一邊與記者快速的走下樓,急忙的在微雨中,騎著她的機車慢慢遠去。